• 搬家

    2012-05-04

    新的地址是:http://chrisbychristang.diandian.com/

    如果还有关注的朋友,闲时可以来坐坐。

  • 最好的音乐,除了旋律演唱俱佳,尤为重要的是,在某个时刻,它将带给听者具象化的感受,有一些东西在眼前或心底慢慢成形,也许是早已遗忘的过去,也许是无法确定的将来。

    编辑让我推荐一张适合旅行中聆听的专辑,我的第一想法是,有太多音乐适用于不同的旅行了,或者反过来说,旅途中可能发生的无数种心情,亦可以用无数种截然不同的音乐表达。轻快的、梦幻的、异国风情的;慵懒的、忧伤的、脑袋放空的……。

     

    可是当我在午夜时分醒转过来,窗外一片漆黑,伴着微微凉意的那一刻,我确定自己最想要听到的,是Trespassers William的《Anchor》。那个带着骨子里彻骨凉意的飘渺女声在无边无际的夜空上方响起,就像在繁星满天的夏夜,奔驰在无尽的高速公路,前面是未知的远方,而你在老式敞篷汽车副驾驶的位置上站了起来,张开双臂,闭起双眼,你假想中的长发翻飞在清凉而微醺的风里,耳朵听得见空洞的回声。

    《My Eyes Were Closed》,其实也是与记忆有关,那天夜里我坐朋友的车从八达岭高速回北京,醒转的刹那正好听见女主唱细薄的声音,“Turns out my eyes were closed, and so I didn’t know. Turns out my eyes were closed, I’d thought that I was more.”木吉他的涟漪伴随着来来往往的陌生车辆,探照灯只能照射到前方十米的范围,前方是未知的道路,而那个几乎支离破碎的高音连同唱片封面上明亮又迷离的黑夜之花,从此在心中留下烙印,有种莫名情绪恍若荒草般弥漫疯长。

    有一些音乐,是可以让人突然失神,心跳漏一拍的。

     

    Trespassers William成军于1997年的南加州,《Anchor》是他们的首张专辑,同名主打歌《Anchor》,讲的就是两个年轻人原以为天长地久的爱情,却在行驶的途中渐渐抛锚的故事。这也是整张专辑的主题,一种近乎残酷却无可奈何的疏离过程。Trespassers William的音乐带着Indie和Folk的元素,意境却如Dream-Pop和Trip-Hop般迷离空灵、怅然若失,这使得《Anchor》不至于成为一个哀怨的故事,而是抽离出某种旁观者的唏嘘,一种隶属于生命本身的背叛,所有感情最终溃不成军。

    即使触及谎言的层面,Anna-Lynne Williams的歌唱仍然是波澜不惊的,仿佛一切发生都理所应当。每个歌者都有自己的天赋,对于Anna-Lynne Williams而言,即使眼前面对的是深入骨髓的忧伤,她仍然能保持冷眼旁观的距离。可是在轻灵的吉他和鼓点陪衬下,她的声音却由始至终占据了听者的神经,或许爱情无以为继,她的演唱却始终带着兀自的坚强。你仍然听得见隐约的希望,有种勇气和决绝支撑前方伸展开来的无尽道路。最好是在深夜,独自一人,前方是某个带有国道标识的高速公路入口。

    仿佛随时可以远走高飞。

  • 大说谎家 - [About Self]

    2011-05-06

    究竟如何,才能做到表里如一?

    有一万种细节足以喜欢上一个人——纯真的笑、唱歌时的动容、面对心爱事物的欣喜、对待小动物耐心、工作时的专注、文字透露的气息……

    因为某一个理由,你决定去爱一个人,可是,当你试图靠近,却发现最初那个被你欣赏的部分,却被隔离到最远的地方,好像根本不存在。

    会沮丧、无奈、默默哭泣,甚至大骂混蛋,当初是自己看走眼么?

    可是直觉是这个宇宙最真实的存在。或许只是因为怕受伤,而把真实的自己放在重重堡垒之后。

    不,也并非那么简单。

    既然我们都在寻找茫茫人海里的那个美好的存在,同时也期待对方迅速找到自己,那有什么理由,让我们把明知道自身最好的一面隐藏起来呢?

    曾经喜欢写书的那个他,可是相处里面,却觉得,怎么差那么多,大概书里写的都是自恋性质的唬烂吧。有次听说他总在喝醉之后痛哭流涕,觉得似乎违背了人生的初衷。他写在书里的,或许都是真实,是灵魂独白,可是一旦回归现实、遭遇他人,就立刻换上另一副面孔。是条件反射,容不得心灵做抵抗。

    真实的情况说不定是,善良纯真我见犹怜的自己,世俗虚伪装腔作势的自己,两者都共同依附于这副躯体而存在,可是,在面对他人的时候,明明更加接近后者,却在自我审视中,自恋地以为自己还是那个简单纯白的少年,担得起人世间美好的一切。你对自己说了个谎,把错误归咎于他人或环境,仿佛自己是这个世界的受害者。

    所以啊,每次抱怨自己得到不公正的对待、被周遭人鄙夷、或是找不到真爱的时候,是该想一想,也许心底里的那个自己的确美好一如往昔,但在人情冷暖的现实生活里,我们还做得远远不够呢。

  • fill me in - [About Passion]

    2011-05-05

    这个博客叫做生活家,但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进入自己的生活。

    对太多事情,保持不在意的态度,也许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但其实也是自我隔离。

    有时会羡慕别人的生活,但其实心里清楚,自己的生活再好不过。真正羡慕的,是奋不顾身的勇气,或者是不断调整人生方向的充沛精力吧。

    有了第一次,也许一切就会慢慢简单起来,而第一次,也并没有想想中那么可怕。我只能这么不断告诉自己。

  • I'm back. - [About Nothing]

    2011-04-03

    兜兜转转。

  • 抬头看天 - [About World]

    2010-12-25

    在福州的南后街找一支毛笔未果,闲逛到林则徐故居。我在这两堵墙之间站立良久,头上是蔚蓝没有一丝云朵的天空,细微阳光照在墙上。看不见现代建筑的那一刻,突然有种安心的感觉,暂时忽略掉“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一点,幻想生活在古代会有种自 由和踏实感,也许是因为跟自然更贴近,也许是两堵墙圈出了似乎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天地,谁知道呢?我只是尽可能地在那里多站一会儿。

  • 忘了 - [About Nothing]

    2010-12-15

    有些情绪,有些经历,不记下来,很快就忘了。就算当时想好了要描述的每个细节,可是时间过去,没了回忆,也没了兴致。

    记得重要的事情就好。

  • 其实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下周末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在厦门了,住在一个全新的地方,过全新的生活。

    因为陈姐和左左都在恋爱中,这段时间都是一个人做决定,一个人过着优哉游哉的生活,我想最近的我是比较无聊,比如以往QQ上有陌生人加我,我都会直接点拒绝,最近却忍不住想,不妨看看他们要干嘛。当然结果还是发现,果然每一个都是脑子有毛病。

    我喜欢搬来搬去的生活,有新鲜感,而且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就可以把身外之物控制在一定程度,不会陷入泥潭以致最后失去改变的勇气。从较少的必需品中得到快乐和满足,是物欲强烈的我亟待学习的一点。但是那天去双井工作,看见阳光照进来,又忍不住想要一个大大的工作室,大的桌子和椅子,有一点杂乱,又有一点温暖。除此之外,仍然需要一个小房间,装下自己的喜好,比如书,这可能是唯一不需要告诉自己买一些就足够了的东西,搬来搬去的过程里太重却又不愿意割舍,所以最好是有个固定场所,将它们定时寄回,就会觉得很满足。

  • Goodbye For Now - [About World]

    2010-11-10

    我又要回厦门了,做一个项目,预计是两个半月,但年后还要不要回北京,回不回得了,并不确定。我不是很喜欢北京这座城市,尤其是冬天,天寒地冻,交通混乱,而且人山人海的情景容易让人憋闷,好像生活得没什么尊严,这一点还是厦门好得多。记得在成都的时候也总是往人多的地方钻,不过会经常骑着单车往南延线的方向走,空旷的街道才会让人心情舒畅。但是,我喜欢在这里跟我一起生活一起玩的人,北京的确聚集了想都想不到那么多志同道合的人,有点少年心气,又有点理想主义,我们在世界的中心带着无可比拟的热情相遇。陈姐说,她搞不懂为什么我们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之后就开始天天接待各地访问代表团了,因为这里是北京,是我们年轻的时候都想去看一看的地方。

    打算再买一个行李箱,快递一包,随身带一箱,再寄存一箱在Cyco那里,大概全部的行李就是这样。庆幸自己没有买太多的东西,所有的花费都集中在吃喝玩乐上了,来或者走的时候,仍然算轻松。好的方面是,可以在南方过冬了,可以回厦门见很多朋友,还可以做商量了很久终于可以做的事情。对于北京这座城,和在此的人,我很清楚这根本就不算什么离别,也许真的只是三个月而已。

  • 解释一下 - [About Nothing]

    2010-10-18

    关于为什么我现在都不更新博客。

    1:新浪微博是个无底洞,以前积累几天集中要说的话,现在都给分散在围脖的自言自语里面了。

    2:对blogbus和中国的网络越来越没信心。